透视·海工项目融资难题待解之一:海工融资租赁六大问题
2013-8-15 14:16:18 来自:航运交易公报 特约记者:包志明   已有 人参与 发表评论

  目前,国外船东海工订单的预付款已低至10%,这使得能否得到资金支持成为中韩两国造船企业在争夺国外海工订单时的制胜法宝。

  7月31日,国务院印发《船舶工业加快结构调整促进转型升级实施方案(2013—2015年)》,强调:未来将加快发展海洋工程装备,重点依托国内市场需求推进海洋工程装备专用系统和设备以及特种材料的研发、制造。该方案同时还鼓励金融机构加大对相关产业信贷融资支持力度。

  然而除了中国进出口银行外,面对单一项目融资金额巨大且操作难度颇大的海工装备,国内的银行普遍较为谨慎。

  作为银行信贷的重要补充,融资租赁业虽然早在2009年就已经开拓海工装备业务,但经过4年的发展,目前国内海工业务融资租赁实际成交的项目仍寥寥无几。只有民生租赁、工银租赁和中集租赁等3家融资租赁机构实际进行过海工业务的融资租赁项目,且多为门槛较低的海工辅助类船舶。
  融资额巨大、专业性强、变现不易、法律障碍和汇兑问题等诸多条件限阻了海工融资租赁业务的发展。不过,包括交银租赁、农银租赁、远东宏信、中航租赁在内的众多融资租赁公司已经设立海工项目部门,计划择机进入,部分融资租赁公司已经有海工业务在洽谈中。

  金融租赁打头阵

  目前,国内海工融资租赁业务规模最大、项目品种最为高端的是工银租赁。3月15日,工银租赁将在招商局友联船厂完成恢复改造工程的半潜式钻井平台“南海7”号交付给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中海油服)。这是国内融资租赁公司首次涉足核心的海工平台租赁领域。 



 图为工银租赁为中海油服提供融资租赁的半潜式钻井平台“南海7”号 

  据悉,“南海7”号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前身是ENSCO钻井公司的半潜式钻井平台ENSCO5003。设计方为AkerH-3,作业水深为304.8米,最大钻井深度为7620米。工银租赁去年底租下该平台,成为该平台的所有人。2月2日,该平台送至招商局友联船厂进行恢复改造工程,主要针对平台关键设备进行修理,更换部分船体结构钢板、增加零排放系统、改造生活区等。3月14日,平台改造完成,被重命名为“南海7”号,工银租赁采用光船租赁形式,将这座钻井平台转租给中海油服全面管理和使用,投入到南海东部生产作业,合同期为5年。

  仅一个月后,4月9日,工银租赁与法国海洋石油与天然气巨头Bourbon达成协议,Bourbon出售现有总价25亿美元的各类海工船舶,并签署为期10年的售后回租租约,以改善自身财务状况。
  在协议第一阶段,工银租赁将支付15亿美元,用于购买Bourbon的51艘海工支持船(OSV),并将这些OSV以光船租赁的方式回租给Bourbon,租期10年。这51艘OSV包括 24艘在役船舶和27艘在建新船,其中新船正在中国太平洋造船厂建造,将于未来14个月内交付。协议还声明,如果工银租赁在租赁期间内决定出售这批船舶,Bourbon将保留优先购买权。

  工银租赁总裁丛林早先接受采访时表示:“工银租赁从去年开始就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源对海工融资租赁业务的需求和租赁模式进行了深入调研,希望海工市场成为工银租赁新的业务增长点。通过这两个项目,工银租赁已经与中海油服和Bourbon建立起长期稳定合作关系,并创造了未来与更多国内和海外海工企业建立合作关系的可能。”丛林还表示,“融资租赁方式可以将金融企业的资金优势和运营企业的技术优势完美结合,在融资和还款操作上的灵活性较银行信贷有显著的优势。”

  国内另一家涉足海工融资租赁业务的公司是民生租赁,它也是国内最早从事海工融资租赁业务的融资租赁公司。2009年4月,民生租赁与中海油服签订合同,为其提供6艘6000马力三用工作船(AHTS)的光船租赁服务,融资金额6亿元。这些AHTS由福建冠海造船建造,上海佳豪设计,最大持续功率2206KW(3000HP)×2,艏部设有侧推2台,最大载重量1900吨,主要承担钻井平台的守护、救生、值班等任务。去年3月,6艘AHTS全部交付完成并投入使用。

  除了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外,厂商系融资租赁公司在海工融资租赁业务上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与国内最大的海工装备制造企业中集来福士属于同一母公司的中集租赁就曾在2009年为中海油服提供过4艘海工类船舶的融资租赁服务。4艘海工船舶于2011年完工交付后,已进入运营和还租阶段。

  与北车海工深度合作的崇和租赁也进行过一些AHTS和铺管船(PLV)的融资租赁服务。

  六大问题待解

  国家在政策上支持海工业务发展,从市场角度看,海工项目也优于普通船舶融资项目,但融资租赁机构在涉足这一领域时却颇为谨慎。除上述提及的民生租赁、工银租赁和中集租赁外,其他融资租赁公司在海工业务上实际成交的项目寥寥无几。远东宏信一负责人表示,海工融资租赁虽然看上去“很美”,但实际却风险重重。

  首先,海工设备转手变现能力弱。海工产品都是按施工与水文条件量身定制的,并非标准化产品。上述人士称,“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项目需要能容纳5000人作业的钻井船,但另一项目可能只需要容纳500人的船就够了,加上其他诸如水文条件、气象条件、海底钻探条件等,每个项目都不一样,由此导致A项目的海工设备很难被用到B项目中,一旦A项目被取消,为A项目而定制的海工设备很可能变为‘一堆废铁’,很难转手处置。”因此,国内目前的海工融资租赁项目主要围绕AHTS、PSV、OSV和PLV等便于转手处置的海工辅助船,很少涉及核心的平台类设备。

  其次,国内融资租赁公司对海工设备的认知不够,专业性不强,相关人才缺乏。海工装备的特殊性,决定其与传统船舶制造的标准化体系不同。海工产业是一个非常庞杂、深奥的体系,除了传统的工程建造外,其设备配套体系繁杂,还包含气象学、地质学、海洋学、生物学、地球物理学等基础科学领域的内容。如果没有合适的专业人才,很难对船东的需求、船厂的能力和项目的成本核算作出有效的评估。“国内一些船厂想当然地以为自己造出深海钻井平台后就可以同时运用到多个深海领域,但实际运作下来,成本却远远高于船东的要求。”上述人士称。

  此外,为保证设备能够及时交付,工程能顺利实施,海工融资项目办理的时间要求也较高,这客观上也要求租赁企业能对市场做出快速反应,确保项目快速推进。这些都要基于融资租赁公司对海工市场和海工装备有充分理解和认识。

  据内部人士透露,工银租赁的“南海7”号半潜式钻井平台项目就由于租用了生产于上世纪70年代的平台而在南海的实际运作过程中产生了很多问题,中海油服对该项目不是很满意。

  第三,对海工项目的法律法规不熟悉。与国际船舶买卖有标准合同不同,海工项目要与不同的船东签订不同的合同,没有一个标准范本。而国内对海工项目法律法规熟悉的专家很少,常由国外船东方获得合同起草的主动权,这导致一旦发生合同纠纷,融资租赁公司非常被动。

  第四,海工融资租赁业务的客户以国外油气开发公司为多,这类公司实力雄厚,很多还是海外上市公司,因此并不差钱。有些仅仅是出于短期内降低负债比例或优化财务报表的需求才考虑融资的,因此对融资成本有非常高的要求。而国内的人民币融资成本相较于国外高出不少,融资租赁的融资成本更是普遍比银行信贷要高。因此,很多国外客户更倾向于在海外融资,除非特殊情况,一般很难考虑国内的融资租赁公司。

  以工银租赁与Bourbon的OSV融资租赁合同为例,在10年光船租赁期间,OSV的年租费仅为该船售价的10.66%。换句话说,工银租赁在该项目上利润空间非常有限,颇有些政策需要的意味。

  第五,海工项目的融资额巨大,且运营期限较长,一般为8~10年,租金以美元付款为主。因此,在这样长的一个还款期内,会否造成汇兑损失,也是国内融资租赁公司所担心的。

  最后,海工融资租赁业务的客户情况也是一个问题。海工企业业绩随着国际原油市场的起伏而变动,虽然多数企业实力雄厚,但破产的企业也并非没有。一些海工辅助船的船东就更惨了,有项目的时候租金回报不错,一旦没有项目就收不到工程款,容易有系统性风险。2011年时,中远船务为Remedlal offshore建造的一艘价值1.4亿元的ESV平台就因为对方突然破产而不得已将其转卖给中集来福士,交易金额仅为7000万元。

  综合来看,海工类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不是很高,去年,中海油服的ROE为14.16%,Teekay Offshore的ROE为7.25%。

  一位实际运作过海工项目的金融人士这样总结道:“那是一个投资巨大、技术上特别复杂、操作特别困难、使用率特别低的庞然大物。有时一个大浪打过来,几十个传感器就坏了,传感器一旦坏了电脑就不能运作。由于技术复杂,就需要派有特殊技术的人员从世界各地飞来维修,修理过程不仅降低了它的使用率,成本也非常高。现在,一般的深海钻井平台,实际使用率可能只有80%多一点,这可能是所有没充分准备的金融机构的噩梦。”  包志明  

分享到:
关键字:
融资 海工 
共有
人表态






高兴 难过 愤怒 搞笑 无聊 无语
 
我要评论:
网名:
邮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航运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评论
共有
人参与
 

新闻排行榜

更多

评论中心

更多

航运工具

更多
关注航运在线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