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海盗劫持的“少年派”归来四年又出海
2016-11-25 9:40:30 来自:广州日报   已有 人参与 发表评论

海盗劫持的“少年派”归来四年又出海

2012年7月,被索马里海盗劫持长达19个月后,台湾高雄籍渔船“旭富一号”上的26名船员安全获救。其中大陆船员有6名,来自河南汝州。

这些祖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年轻船员离开山村,去异国出海的目的只有一个:赚钱,改变人生。

张亚飞

时隔4年,记者在河南汝州回访发现,这些船员的人生似乎又回到了出发前的那个“原点”。有的人怕了海,选择在家乡种地,有的人因被海盗劫持时打坏腿,只能在广东给别人开车打工。

特别是,当时16岁出海的一个少年,在将自己5年出海辛苦赚来的10万元花光后,不得不为了生活,忘掉“被劫持”之痛,再次选择继续去国外当船员,讨生活。

大约十年前,河南汝州陵头乡大庙村,年少的张亚飞望着大树顶上的鸟窝,那是一棵连大人都爬不上去的笔直杨树。他没有多说一句话,沉默着一步步往大树的顶端爬去,直到触及到大树顶端的鸟窝,并掏出来了鸟蛋,树下才猛然传来伙伴们的欢呼声。

从此之后,他便有了一个《水浒传》里的“诨名”:鼓上蚤——时迁。

16岁少年出海记

彼时的张亚飞并不知道,自己将经历怎样曲折离奇的人生。

也许是由于沾上了《水浒传》中人物的名字,张亚飞从小就喜欢结交“英雄好汉”,为人也非常“讲义气”、“为兄弟”。

在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不少的“兄弟”,一起吃饭喝酒。

随着年龄增长,张亚飞也开始意识到为了能够更好地“讲义气”,必须要有“钱”。

由于深处河南最普通的农村,不少曾经的“兄弟”在长大之后,开始陆续离开这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到大城市去打拼赚钱。

2007年7月,大庙村村民牛全水从乌拉圭打工归来,向同村的村民叙说自己在渔船上捕鱼工资高、待遇好。当村民们还在怀疑其中话语的真假时,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所言不虚。“不但盖起了新房,还娶了媳妇”。

这些都被16岁的张亚飞看在眼里,同时羡慕不已。向来有着自己主意的张亚飞将想法告诉了父母,然后,就在牛全水的介绍下,他和同村同岁的李国旗一起到汝州市远洋外派劳务有限公司报了名。

张亚飞知道自己的脾性,如果在外地打工,肯定赚的钱都不够自己和“兄弟们”花的,反而倒是不如一狠心到海上去,就是想花钱都没地方花,钱自然就省下来了。

同行的李国旗则更多地为了家里考虑,他告诉父母:“家里条件差,哥哥都还没结婚,你们年纪也大了,我不出去赚钱不行啊。”

那一年,他们签的是一份三年的合同。

每月工资200美元

2007年8月5日,张亚飞和李国旗从郑州新郑机场,登上了飞往新加坡的航班。他们此次前往的那艘渔船,叫“旭富一号”。

“旭富一号”是一艘台湾高雄籍渔船,主要负责在 “专属经济海域”附近作业捕鱼。它也是一艘相对较大的渔船,一般情况下,会在海上呆五六个月,然后靠岸补充食品和水。

在船上也有着不少大陆籍和越南籍的船员,船长则是台湾人。

在五个多月之后,当“旭富一号”再次靠岸之后,他向家里人报了平安。同行的李国旗则在张亚飞身旁的电话中哭诉,他告诉家人“海上生活很艰辛,在船上每天都想家”。

张亚飞没有向家人表现出太多“软弱”的一面,而是平静地让家里人办了张银行卡,再把卡号发过来,他告诉老板把他每个月的工资打到卡里。

当时,他们与老板谈好的工资是“每个月200美元”,然而,随后,他和家人才认为这实在是个“坑”。

随着当时人民币升值,美元贬值,每个月200美元兑换成的人民币越来越少,甚至比起大陆的工资都要低不少。

但是,也正如张亚飞所预料的那样,常年在海上工作,基本上每半年才能靠岸一次,这样的工作让他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花钱,因此,基本上是“发多少就挣多少”,这才令张亚飞心里有些平衡。

三年的劳动合同即将到期,却没有预料到自己的三年合同会“被迫”延长至“五年”。

“不给钱就拔指甲”

“合同延期”的原因是,他们被索马里海盗劫持了。

2010年12月25日,“旭富一号”正在马达加斯加附近的海域作业,一艘名叫“巴拿马”的渔船在慢慢靠近。“它似乎盯了很久,我们没有太在意。”

随后,“巴拿马”从船上放下一艘汽艇,马力十足,速度飞快,没几分钟海盗就追上来了。

船上有四五名海盗,是黑人,有的穿T恤,有的还穿着当地的裙装,端着枪上了“旭富一号”。

此时,紧张的船员才意识到,他们被海盗劫持了。

之后,该艘被劫持的“旭富一号”,就驶向了索马里附近海域。

被劫持当作“人质”之后,他们就过上了“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

“海盗就是想要钱,命令船长跟台湾的船东联系要钱。他还命令我们给家里打电话,教我们跟家里说,不给钱就拔指甲。”

此外,海盗每天会简单地做些饭,送到房间,没有准许不能出房间。每天吃早晚两顿饭,没有午饭。每餐一小碗米饭,喝脏水。

被劫持后,所有“人质”没吃过一顿饱饭。每当海盗心情不好,或谈判不顺利的时候,就成了“人质”挨打的时候,用绳子抽,用棍子打。

当然,在极少数海盗心情还不错的时候,他们也会跟“人质”聊聊天,或者分给他们烟抽。

这样被当作“人质”的日子,一共度过了570多天,共19个月。

万里之外父母煎熬

在张亚飞等人被索马里海盗劫持的19个月时间里,最受煎熬的,当属远在中国农村的家人。

张亚飞的父亲张现民说,儿子登船6个月,第一次和家里联系;隔了8个月,第二次和家里联系;又隔了13个月,和家人联系后就再没消息。

2010年8月,本是张亚飞三年合同到期的时间,然而,等在家乡的父母,却始终没有接到儿子回国返乡的电话。

2011年11月20日,张现民夫妇接到儿子张亚飞被劫持后的第一个电话:“爸爸,你们别说话,只听我说,海盗们不是人,你们赶快求政府,我们不想死啊……”

张亚飞的母亲王金芝听到儿子的话,哭晕了过去。

随后,便是为了孩子活命,他们四处奔波与求助。同样的一幕,也在汝州其他5个家庭上演,同样的父母之心,同样的奔波求助,为的只是一个目的——让孩子活命。

只想留国内不再出海

2012年7月17日,在多方努力下,“旭富一号”上的26名船员获救。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常州”号导弹护卫舰搭载获救船员前往坦桑尼亚。

7月24日,被劫持的14名中国船员返回祖国。短短一周的时间,曾经还在索马里当“人质”的张亚飞等人,就从当地回到了河南汝州的家中。

他当时的计划是,除了要回延期到“五年”的工资之外,就是能够自己开一家商店,卖摩托车。

总之,所有打算的根本就是留在国内,不再远离家乡。

一共和他回到河南汝州的船员,还有同村的李国旗,以及桂亚雷、桂延恒、张磊磊、朱魁杰等人。

他们所有的根本打算,也都与张亚飞如出一辙,留在国内,不再出海。“那种被劫持的经历,一次就够了。”

随后,便是家里人对这些回到家中船员身体的检查。

“身体情况不大好,总是有些病。”李国旗的父亲李春江介绍说,至今,自己的小儿子仍然腿脚有些不方便,是那时候在被海盗劫持时被打的。而经过恢复,同龄的张亚飞明显身体好得更快,很快就摆脱了“被劫持”的阴影,开始计划着自己新的打算。

花光“用命换来”10万元

在2012年,回到故乡的他一直休息到了年底,直到过完了春节,才想着用自己挣来的“血汗钱”干点什么。

被迫完成的“五年合同”,张亚飞从船东那里,只拿到了不到10万元人民币,平均算下来,每年还不到两万元。

“这主要还是因为那合同写的是每月200美元导致的,如果当时是按人民币来结算,说不定还能再高一些。”

而张亚飞的父亲张现民,则告诉儿子,这些钱他一分都不要儿子的,怎么处理全是儿子自己决定,“这是他近乎用命换来的。”

从16岁到21岁,五年的时光,张亚飞都是在渔船上度过。但依然不变的,还是他“时迁”一样的豪爽性格。

对此,张亚飞的母亲王金芝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他从小就这样大手大脚惯了,谁说都没用。”

在春节过后,张亚飞就在朋友的介绍下,掉入了“传销”的陷阱当中,直到把钱给了两万元之后,才发现自己可能是被骗了,随后便逃了出来。

此时,五年时光换来的近10万元,只剩下了不到7万元。

加上他平日里与朋友吃饭、喝酒,从来都是他出钱付账,一时间,剩下了钱只出不进。

随后,他便尝试着和哥哥一样,在染布厂上班存钱。哥哥在染布厂上班,每年除去吃喝还能剩下两三万元,而张亚飞却明显做不到“存钱”。

他和朋友一起到到江苏某地的染布厂上班,每个月有4000元左右的工资。但已经大手大脚花钱习惯了的张亚飞,明显不大习惯每个月这么点钱,几乎连吃喝都不大够。

“每个月吃喝的钱是差不多够,但是却存不下一分钱。”

再去毛里求斯寻出路

随着将存款花光,张亚飞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起点”。那时,16岁的他踏上了异国他乡,一去就是五年之久。

此时,曾经和他一路回到家乡的船员们,都没有离开家乡太远的地方,李国旗在广东某地给别人开车,腿脚依然不大方便;而桂亚雷、桂延恒兄弟则选择留在了家乡种地,在寒冷的冬日里整日到朋友家去“玩”。

今年3月,过完年不久的张亚飞告诉父母,他要再次出海,到海上去当船员。

张亚飞清楚自己的性格,如果在岸上,大手大脚、花钱没数的他,必定会陷入到“钱最终总不够花”的境地当中。此外,“兄弟们”众多,自己更是看不得有忙不帮,而帮忙最需要的还是钱。

所以,他还是决定回到大海之中,让自己漂荡在茫茫的海上,借此来攒住钱、磨心性。

张现民在儿子出发前,同样告诉儿子,“你的钱都给你留着,我一分不会要你的。”

张亚飞首先选择出海的地方,是在山东等地的沿海,同样是身为船员,同样是去捕鱼。

然而,在国内做船员不会轻松分毫,更主要的是钱根本与做其他工作差不了多少。

同样地,大手大脚习惯了的他发现,在国内做船员,同样省不下来什么钱,基本上也同样在吃吃喝喝中花光了。

今年8月份,他决定再次到国外出海时,他让父亲张现民去取在国内做船员时工资卡里的钱,才发现卡里已经没钱了。随后张亚飞一问才知道,自己早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的工资全部“预支”出去了。

“路费带了两千块钱,这次去的是毛里求斯。”张现民说,此次儿子依旧是身无分文地踏上到国外出海打鱼的行程,这次的工资是每个月有7000元人民币,依旧是打在张现民的银行卡上。

张亚飞此次出行仍然有着自己的“豪壮”:这次签的合同是五年,等五年回来之后,挣的钱能有40万元左右,到那时,再开始真正的“生活”。

对话

张亚飞父亲:孩子说五年后再回来

广州日报:张亚飞的身体怎么样?那次海盗劫持对他有没有影响?

张现民:他身体已经养好了,现在也对他身体没啥影响。他现在身体好着呢,就是还没有结婚。

广州日报:他哥哥都结婚了?

张现民:都结婚了,也有小孩了,张亚飞老三,就他还没有结婚。每次和他说起这个事,他就说让我们不要管,他自己有自己的打算。

广州日报:其他船员都留在家里或在国内打工,为什么张亚飞还是要去国外出海?

张现民: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在国内做活根本剩不下什么钱,想要存钱就只能到船上去当船员,这样才能花不着钱,把钱给存下来。

广州日报:他是什么时候去的国外出海?那里的情况如何?

张现民:他是8月份坐火车到广州,然后从广州坐飞机走的。他说他现在是在毛里求斯,我也不知道在哪里。在前两天,他的船靠岸了,打电话给家里说,他那是一艘小船,两三个月就能靠岸一回,然后再回到海上。这艘船比曾经的“旭富一号”小了差不多一半。

广州日报:他说什么时候回来?这次签了几年的合同?

张现民:他说,这次签了五年的合同。之前在海上的五年都过来了,这次就再出去五年又能怎么样。所以,就签了五年的合同。

关键字:
海盗劫持 
相关文章推荐:
共有
人表态






高兴 难过 愤怒 搞笑 无聊 无语
 
我要评论:
网名:
邮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航运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评论
共有
人参与
 

新闻排行榜

更多

评论中心

更多

航运工具

更多
关注航运在线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