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动词的shanghai:美国加州的一段关于海员的黑历史
2018-4-11 8:42:59 来自:澎湃   已有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在电影La La Land 的开头,塞巴斯蒂安的妹妹来到他公寓,抱怨他活的落魄,他说:“因为我被上海了!”妹妹说:“你没有被上海,你只是被敲了竹杠。” shanghai作为地名无人不知,但这里“被上海”的含义恐怕少为人知。


shanghai 作为动词,意为“强制人登船充当海员”,代表着从下药绑架、勒索恐吓、到使用酷刑迫使服从的一整个过程。美国法律把shanghaiing定义为“没有和船只签署海员协议的人,被不正当和非自愿的征用”。这个过程被称为“上海”水手(shanghaiing),水手“被上海”(Shanghaied),实施强迫和绑架的人就是“上海人” (shanghaier )。Shanghai的这层含义出现于1850年左右,此前,英文语境多用crimp,意为“中介”,特指为远航帆船提供水手的掮客。他们在19世纪之前便与英国海军合作,强迫参加海军,手段残忍,因此crimp一词有贬义。现在,掮客“crimp”,上海人“shanghaiier” 和水手旅店店主 “ sailors boardinghouse keeper ” 通常互换使用(因为很多拐卖船员的人都是旅店店主)。其中Shanghai多用于美国(尤其是旧金山),而英国的“海军强迫入伍”则多用“press gang”。1850年左右,强迫劳役在英美远洋航船和海军中屡见不鲜,其他船员几乎都是被“上海”来的,这种现象在美国一直持续到1915年海员法令的颁布才渐渐消失。如今,shanghai常用来表达“设计,欺骗,哄骗”。



装载昏迷的船员,暴力手段获得船员其实是随劳工荒产生的。


1842年南京条约开放上海为通商口岸,上海逐渐成为重要的茶叶和丝绸贸易港口。而在1848年因为淘金热大受欢迎旧金山,在1850年以后魅力不抵,归航的利润差强人意,淘获的黄金不足以抵扣航行消费,皮肉生意不复往昔,粮食供应不足。1851年的离岸船只比靠岸船只多468艘,很多人选择去上海港寻找机会。当时,美国内部航线并不缺乏海员,而远洋航船的缺乏也有几个因素:首先,船上生存条件的恶劣,海员待遇极差,惩罚严酷,经常遭受毒打,几乎没有收入(当时海员的地位很低,与罪犯和妓女并列)。其次,到岸船只少,离岸船只多,船员供不应求。最重要的是,上海航程太过遥远漫长。广州都好过上海,驶往广州的船多数还可以回航,而从旧金山到上海的船,一旦驶出,很难再有回航之日,如若回航,需要绕过整个地球,至少需要一年多时间。所以“上海航行”(Shanghaivoyage)非常不受欢迎,除了印度水手(Lascar),其他的船员几乎全靠“上海”获得。这种状态,为掮客们提供了机会,他们想尽办法拐骗水手,为此不惜使用鸦片酒、迷药、绑架等手段。不幸被选中的水手前一天还在花天酒地,醒来已经在远航的船上了。这些掮客被称为“上海人”,随着生意不断扩大,上海人(shanghaier)逐渐代替掮客(crimp),在美国被广泛使用,但与如今真正的“中国上海人”毫无关联。


描写“上海”过程的拼贴画


1850到1910年代的“上海(shanghaiing)”历史,是加州的黑历史,见证了旧金山作为亡命徒的乐园和水手的地狱境况。虽然,罪恶的拐骗水手现象遍布美国的东西海岸港口,但尤以旧金山的巴巴里海湾(BarbaryCoast)最盛。1848-49年的淘金热使得这座城市声名大噪,与其它城市不同,旧金山有它独特的魅力。那里生活自由,无法无天,妓院遍布,毒品横流,舞厅沙龙,醉生梦死,一批批人前仆后继的奔至踏来。这么一个混乱的城市,倒卖人口见怪不怪,还与酒水、鸦片走私联合进行。掮客们搜遍城市各个角落,用尽一切办法获得水手,酒保、牧师、农民都列在其中。他们有一整条的利益链,掮客有跟班(runner),跟班负责衔接船长和船主,政客、资本家和警察收受贿赂,对此视而不见,以此减少工作量。最开始,掮客只是移民到美国的白人,后来西班牙人(Hispanic)“上海”西班牙人,黑人“上海”有色人种,中国人“上海”日本人,而最后白人“上海”所有人。像黑帮一样,著名的掮客们都有自己的绰号,如“疤脸约翰逊”(Scar-face Johnson),“上海布朗”(Shanghai Brown),臭名昭著的“上海凯利”(JamesShanghai Kelly),“独眼科丁”(One-eyed Curtin),恶棍“上海鸡”(John ShanghaiChicken Devine)(1873年因谋杀罪被施以绞刑,六年之内,共有79人被捕),女的有多洛斯(DorothyPaupitz)和安娜(Anna Gomes)。


上海凯利


击晕水


其中,名声最躁的是“上海凯利”,在旧金山的巴巴里海岸,他被称为“掮客之王”,以至于现在“上海凯利”不单指他本人,通指当时从事水手拐卖的掮客们。凯利本人身材矮小,着装邋遢,脾气暴躁,有蓬乱的红发和胡须。他原名JamesKelly,1820年出生于爱尔兰,1848年加入淘金大潮来到加州,很快就在巴巴里海岸繁华地段开了一家专门为水手服务的寄宿旅店(Boardinghouse),这是他发财之路的“完美开始”。淘金热之后,无数船只来到旧金山,很多水手选择逃往他处碰运气,船长们几乎找不到人返航。他看到商机,开始以寻找船员为营生,变身为掮客(crimp/shanghaier),下面有一批“跟班”跑腿(runners),负责联络靠岸船只。一些船抛锚地离海岸有一英里远,会停靠长达几周,水手们都迫不及待想上岸。船只一旦到港,摆渡船出发卸货,“跟班”会一起登船监督,确保把所有船员都收入囊中。“跟班”的任务是招呼水手住寄宿旅店,用免费酒水和沙龙玩乐项目忽悠水手,长期远离人烟的水手们对背后阴谋毫不知情,但几乎无法抗拒这些诱惑。水手到店后,跟班的任务就算完成,水手的随身物品很快会被悉数拿走,换来足量的高度廉价酒,混着威士忌、白兰地、杜松子酒和鸦片,或者催眠药(chloralhydrate),目的就是尽快撂倒。如果这些还不奏效,凯利会直接动手打昏,剥掉水手的衣服,裹上毯子,甚至不用等到第二天凌晨,就用小船运到等待的船上。旅店的仓库通常都延伸到海面,地板上开暗门,小船就在暗门下面,昏睡的水手被直接丢上摆渡船运走。船长直接付费给凯利,迅速起锚离港。水手们醒来的时候,通常已经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有人甚至都未来得及上岸,就被直接转送到另一艘船上。


1864年Desdemona号运送被“上海”的船员


“上海凯利”只是诸多掮客之一,1852年,旧金山湾区有23个“上海帮”(shanghaiing gangs掮客帮)。但是凯利的“生日派对”让他“声名在外”。传说有一天,60年代或70年代,他接到一单生意,急求近百名船员,碰巧平时满员的旅店又急缺住客,难以满足诱拐需求。他迅速想出一个主意,定了旧金山第一艘蒸汽轮船——歌莉娅(Goliah),放风出去,邀请所有人参加他的生日宴会,享用免费的食物和酒水。最后90人来参加宴会,他们载歌载舞、纵酒狂欢,歌莉娅缓慢驶上海面。很快,所有人都昏迷不醒,歌莉娅迅速靠近早已等在金门大桥(GoldenGate Bridge)的三艘船,毫无意识的“水手们”轻而易举被转卖了。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驾一艘满载宾客的船离开巴巴里海港,他怎么解释回去的空船呢?凯利决定先向南开,驶离加州港,顺便寻思解决办法。奇迹般地,在康塞普西翁角(PointConcepcion),他遇到一艘船(YankeeBlade)迷航搁浅,他救下整艘船的人并带回旧金山,还因大受赞扬,没有人注意到他带出去的满船宾客。传闻中国城的雪茄师傅给他打造专门品牌,里面掺有鸦片,被派发给水手杰克(SailorJack)。有人说他曾往外运送体内填满雪茄的印第安人,而他的跟班尼可(Nikko theLapp),专门负责往私人的衣服里面缝进老鼠,然后把尸体装袋,当作醉酒的水手运到船上。老鼠在衣服里抽搐,看起来像人还活着。凯利的时代终结也很有趣,传说他自己最后被曾经的手下“上海鸡”拐卖,而后在秘鲁被射杀,也有人说他跳船而死。如今,离奇的故事已经真假难辨,但是,凯利“生日派对”的故事在旧金山仍广为流传,并于1967年被拍成电视剧死亡谷时代(DeathValley Days)。


“死亡谷时代”剧照


故事可能太过离奇,但迷昏水手并绑架上船的历史事实却不会被抹杀。事实上,多数船员都不止一次被送回船,原因很简单,海外市场不断扩大,船只越来越多,水手需求不断上涨,多数船长都愿意出高价(BloodyMoney血钱)组齐队伍,即便如此,一些航线仍然难以实现,比如到上海的航线。有时候,征够船员只需要一天时间,比如完成六个月的航行后,水手只被允许上岸半小时,签订另一份航行协议,之后马上登船开始新的航行。掮客们的收入,除了卖出水手的价格外,还会提前预支该人前两个月的薪水,作为“上岸费”,每人每月25美金,这几乎是旅店每月的盈利额。为了防止水手携款逃跑,钱直接从船长拨给保人(掮客),他们负责替水手签订登船协议,剩下的薪水寥寥无几。除掉每周付给跟班们的500美金,凯利每年可以挣50,000美金。政客与他们相互勾结,从体质上确保水手上缴费用。


上海鸡(John "Shanghai Chicken" Devine),曾是凯利的跟班


1851从70年代开始,在水手们的抗争下,政府先后出台一系列措施控制掮客,提高水手待遇,但1900年之前的命令都收效甚微。比如1872年,政府颁布“只有清醒的水手才可以出航”,掮客们便派一批人专门负责借用他人的名字轮流注册,完全不影响倒卖生意。1884年,出台法令“只有近亲和监护人可以提前预支水手工资,水手本人可以选择将来支取”,为的是限制掮客收取费用。而两年后政府便做出妥协,法令更改为“所有可靠的担保人”都可以代为预支,即掮客们仍可以代支。直到1912年,“泰坦尼克号”的失事引起大众关注,对海上安全的呼声越来越高,1915年伍德罗·威尔逊总统签署水手法令(Seaman'sAct),强制劳役在美国终结,无数水手的命运被改写。

俄勒冈期刊Oregan Journal 1908年12月6日的标题:“水手绝对不再做奴隶”。当然,并非所有水手都遭此厄运,有的水手主动出航,甚至和掮客合作,根据自身状况登船,很多人最后都定居旧金山。但遭遇悲惨的水手们确实无处申诉,由于没有相关法令保护,他们害怕被掮客报复,长期身处海上,使得他们难以参与维权斗争。“上海”时代虽然终结,却也成为旧金山重要的文化遗存,当时的建筑如寄宿旅店、舞厅、妓院等,是今天旧金山的重要组成部分。1.Denise M. Alborn, ‘Crimping and Shanghaiing on the Columbia River’, Oregon Historical Quarterly, Vol. 93, No. 3, pp. 262-291.2.MCCORMICK, ‘Shanghaiing Bluejackets’, Naval History, V.30, No.5,2016, p. 58.3.Mark Strecker, Shanghaiing Sailors: A Maritime History of ForcedLabor, 1849-1915, McFarland & Co 2014.4.Peter Tamony, ‘Shanghai’, Western Folklore, Vol.25, No. 1,pp.41-45.5.Lance S. Davidson, ‘Shanghaied! The Systematic Kidnapping ofSailors in Early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History, Vol.64, No.1,pp. 10-17.


来源:澎湃

关键字:
相关文章推荐:
共有
人表态






高兴 难过 愤怒 搞笑 无聊 无语
 
我要评论:
网名:
邮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航运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评论
共有
人参与
 

新闻排行榜

更多

航运工具

更多
关注航运在线微博:  
回到顶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