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船厂成香饽饽!已完成债转股最终会花落谁家?
2019-2-20 8:57:54 来自:国际船舶网   已有 人参与 发表评论
 

韩进重工苏比克船厂4亿美元债务达成了债转股协议,这也让这家陷入困境中的船厂获得的喘息的机会。与此同时,菲律宾政府还在继续为苏比克船厂寻找合适的接盘人,除了中国、日本、欧洲等地船企感兴趣外,现代重工与菲律宾国内的“港口之王”成为了最新出现在意向投资者名单上的两个名字。不过,中国企业可能接手苏比克船厂的事实依然令菲律宾国内人士感到不安。

 

韩进重工与菲律宾银行签署债转股协议

 

2月15日,韩进重工宣布,与菲律宾5家银行签署了债转股协议,将韩进重工菲律宾苏比克船厂的4.1亿美元债务转换为股份,从而帮助苏比克船厂继续维持运营。

 

韩进重工称,菲律宾的5家银行已经同意用其在韩进重工苏比克船厂的债务交换韩进重工的股份。韩进重工将在2月底之前向法院寻求批准此次债转股协议。此外,韩进重工还在与韩国产业银行(KDB)等韩国债权人协商类似的债转股方案。

 

今年1月,由于未能偿还来自菲律宾和韩国银行的13亿美元贷款,韩进重工苏比克船厂在当地法院申请法院接管。

 

据了解,韩进苏比克拖欠中华银行(RCBC)1.4亿美元债务,欠菲律宾土地银行8000万美元,欠首都银行(Metropolitan Bank and Trust Co.)7200万美元,欠菲岛银行(Bankof the Philippine Islands)6000万美元,欠菲律宾金融银行(Banco de Oro Universal Bank)6000万美元。除了菲律宾银行的4.1亿美元债务之外,韩进苏比克还拖欠韩国银行约9亿美元债务。

 

韩进重工最新达成的债转股协议将有助于加速韩进苏比克的复苏。菲律宾法院最初为韩进苏比克指定的破产管理人Stefani Sano表示,如果韩进苏比克能够在比预期更短的时间内支付拖欠款项,这将会“缩短接管时间”。此前,韩进苏比克预计需要花费5至8年才能复苏。

 

与此同时,菲律宾法院近期为韩进苏比克指定了新的破产管理人。Bernaldo Mirador & Director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及总经理RosarioBernaldo将接替Stefani Sano,成为韩进苏比克的新破产管理人。Sano因为受到韩进债权银行的质疑而被迫辞职。

 

Bernaldo负责管理正在进行重建的韩进苏比克的资产。在申请破产之后,韩进苏比克已经向马尼拉政府寻求帮助,希望政府帮助找到愿意接手其船厂运营的投资者。目前,菲律宾政府仍在为韩进苏比克寻找合适的投资者。

 

现代重工成为最新出现的意向投资者之一

 

成立于2006年的韩进苏比克是菲律宾最大规模的船厂,也是全球最大的造船厂之一。因此,在申请法院接管之后,韩进苏比克迅速吸引了来自中国、日本、欧洲等地船企的兴趣。

 

最新出现的意向投资者之一是全球最大的船企——韩国现代重工。目前,现代重工正在为菲律宾海军建造2艘全新的护卫舰。

 

菲律宾国防部长Delfin N. Lorenzana透露,美国、日本、韩国、印尼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投资者均对韩进苏比克表现出很大兴趣,最近,他听说现代重工也对此感兴趣。此外,土耳其公司和欧洲船厂也表达了对韩进苏比克的兴趣。

 

虽然如此,考虑到现代重工刚刚确定将收购韩国大宇造船,业内专家对国际船舶网表示,现代重工目前将会全力以赴完成与大宇造船的合并,因此收购苏比克船厂的可能性不大。

 

另外,韩进苏比克即将离任的破产管理人Stefani Sano也透露,韩进苏比克已经收到了来自亚洲和美洲的3家造船业巨头的意向书,不过,这3家造船业巨头还需要对韩进苏比克进行尽职调查。

 

今年1月,菲律宾贸易工业部(DTI)副部长Ceferino Rodolfo曾表示,两家中国船企已经与菲律宾投资委员会取得联系,称有意接手苏比克船厂。但Rodolfo未透露这两家中国船企的具体名称,只是说这两家中国企业,一家是国企,是中国造船业三大巨头之一,而另一家是规模较小的民营船企,但有能力建造大型船舶,也建造滚装船。此后有消息称,中远海运集团旗下的中远海运重工对收购韩进苏比克船厂有兴趣。

 

菲律宾国内的劳工组织呼吁,在其他选择更为合适的时候,菲律宾政府应当停止依赖中国。劳工联盟Nagkaisa的主席Sonny Matula律师建议,政府可以与其它在苏比克地区没有领土野心的造船国家探讨技术合作,例如挪威。菲律宾已经与挪威建立了良好的海事合作关系。挪威公司在其船舶上雇佣菲律宾人,菲律宾也开设有挪威海事培训学校,菲律宾船厂还参与维修挪威船舶。

 

菲律宾“港口之王”或将接盘

 

除了依赖外国投资者之外,菲律宾一些政府官员也提议,由菲律宾政府来接手苏比克船厂。这些政府官员建议,通过国家援助的白衣骑士(white knight)进行紧急救助,帮助陷入困境的苏比克船厂摆脱危机。

 

菲律宾预算与管理部部长Benjamin E. Diokno提议,向“私营部门的某些人”注入新资金、由这些人来接管韩进苏比克的运营。他表示,这笔额外的资金将通过作为政府贷款机构的菲律宾土地银行(LANDBANK)和菲律宾开发银行(DBP)来提供。不过,他没有透露政府关于政府参与接管的更多细节。

 

所谓“白衣骑士”是企业为了避免被敌意并购者而自己寻找的并购企业。企业可以通过白衣骑士策略,引进并购竞争者,使并购企业的并购成本增加。另外,还可以通过锁住选择权条款,给予白衣骑士优惠购买本企业的特权,而得到管理层支持和鼓励的白衣骑士的收购成功可能性极大。

 

 

Enrique K. Razon Jr.

 

在菲律宾媒体看来,被称为“港口之王”的菲律宾亿万富翁Enrique K. Razon Jr.可能是菲律宾政府理想的“白衣骑士”,有能力拯救陷入困境的苏比克船厂、使数千名菲律宾工人免于实业,同时也能避免苏比克船厂落入外国企业之手。不过,在Razon的规划里,苏比克船厂将会转变为一个工业综合体,原本的船厂规模会大大缩小。

 

目前,Razon对苏比克船厂的兴趣尚未得到官方证实。负责为苏比克船厂寻找接盘者的贸易部长Ramon Lopez向菲律宾媒体透露称,考虑到Razon在港口运营和相关领域的丰富经验,如果Razon有意,Razon将可以接盘苏比克船厂。2018年9月,Razon的资产净值估计为38亿美元。

 

Razon本人并未作出任何承诺,只是表示苏比克船厂拥有适当的基础设施、适合作为一个工业生产基地,包括集装箱港口设备、1座LNG码头、干散货处理设施和1座LNG发电厂,此外还可以有一个规模较小的造修船厂,就像他在马尼拉到马达加斯加的世界各地经营的一些港口一样。

 

现年58岁的Razon是马尼拉上市的菲律宾港口装卸巨头International Container Terminal Services Inc.(ICTSI)的首席执行官,在菲律宾各地运营着多个国际港口。在全球范围内,ICTSI还在中国、巴基斯坦、印尼、澳大利亚、非洲、美洲、欧洲和中东各地运营着码头。作为一家没有任何航运、物流或承销人相关利益的独立企业,ICTSI能够与港口社区的任何利益相关者透明地合作与交易。

 

作为菲律宾商业组织先驱的菲律宾群岛商会(CCPI)已经对Razon收购韩进苏比克的计划给予了大力支持。CCPI主席Jose Luis U. Yulo Jr.表示:“我们宁愿让韩进苏比克落入菲律宾商人手中,也不愿其落入外国公司手中。”Yulo因此敦促菲律宾政府、银行和资本市场支持此举。

 

担忧中国收购苏比克船厂不排除政府接手

 

对于担忧苏比克船厂可能会被中国企业接手的菲律宾各方而言,Razon的出现显然让他们松了口气。

 

菲律宾媒体称,早在2017年11月,一些中国公司就已经进行了尽职调查、考察了苏比克船厂并与韩进重工高管进行了会谈。在今年1月韩进苏比克申请法院接管后不久,就有消息称,两家中国船企有意收购苏比克船厂。

 

 

不过,苏比克港重要的军事和地理位置也引发了菲律宾国内相关人士的担忧。菲律宾前海军司令Alexander Pama强调,韩进苏比克的问题不仅仅是商业、金融和其他经济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安全问题。

 

副总统林丽妮也警告称,中国企业收购位于苏比克湾的韩进重工苏比克船厂存在“危险”。林丽妮为此向菲律宾政府呼吁:“不要因为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就匆忙做出任何决定,把它交给一家中国公司。”

 

菲律宾参议员Grace Poe近期也呼吁对可能的中国企业收购发起参议院调查。Poe要求参议院国防和公共服务委员会进行调查,以确定菲律宾是否必须制定有关“关键的战略性国家资产”所有权和控制权的适当措施。Poe认为,苏比克湾的安全和控制对西菲律宾海(中国南海)的安全至关重要。

 

据了解,苏比克湾面临南中国海,距黄岩岛仅有240公里,距深圳1113公里,曾为美国海外最大的军事基地,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中国“一带一路”重点地带,具备重要的战略价值。据国际船舶网链家,在1992年美国军事基地关闭之后,苏比克湾变成一个工业中心,但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海军舰艇仍会不时在那里停靠。菲律宾最大的海军舰船也在苏比克湾避难。由于其战略位置,美国海军选择目前苏比克湾作为维修和供应站。

 

不过,也有一些人士认为,与中国有关的安全问题被夸大了。来自美国最著名的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专门研究在亚洲的美国国防战略的研究员Zack Cooper表示:“我们不应当过分夸大中国公司经营苏比克船厂的重要性,仅仅因为中国公司经营港口和造船厂并不意味着中国军舰可以在当地停靠——澳大利亚达尔文港也是如此,达尔文港目前就由中国公司运营。”达尔文港的中国业主是岚桥集团。

 

美国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旗下的亚洲海事透明倡议组织(AMTI)主管Greg Poling也持有类似观点。他指出,中国不可能将苏比克湾变成一个海军基地,苏比克船厂缺乏此类设施。他也不认为在苏比克湾造船能够增强中国在当地的利益。

 

 

菲律宾国防部长Delfin N. Lorenzana(中)

 

此前,菲律宾国防部长Delfin N. Lorenzana曾向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建议,由政府接手苏比克船厂,并将船厂交给菲海军管理,未来可以在这里为菲海军造船。

 

Lorenzana表示,韩进苏比克面临的问题在于现金流,目前,韩进苏比克仍在建造手持订单中的船舶,但船厂需要资金来维持日常运营。

 

根据Lorenzana的说法,如果韩进苏比克最终需要暂停运营,那么菲律宾政府将会收购船厂,参议员已经留出了接管船厂所需要的资金;之后,菲律宾海军以及当地一些船厂也可以参与运营苏比克船厂,这就是政府的计划。

 

菲律宾副总统林丽妮(Leni Robredo)也支持菲律宾政府收购苏比克船厂,特别是让菲律宾海军将苏比克船厂用作一个“基地”,以加强菲律宾在这一地区的安全努力。她表示,根据她办公室最近收到的简报,菲律宾海军似乎没有永久的船只停靠码头。“如果移交给菲律宾海军,那将是一件大事,因为该地区非常具有战略意义。”

 

韩进苏比克船厂最终花落谁家,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关键字:
相关文章推荐:
共有
人表态






高兴 难过 愤怒 搞笑 无聊 无语
 
我要评论:
网名:
邮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航运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评论
共有
人参与
 

新闻排行榜

更多

航运工具

更多
关注航运在线微博:  
回到顶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