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身大洋彼岸 外派船员期盼回家
2020-6-28 14:11:14 来自:中国水运网   已有 人参与 发表评论

  “真巧,今天刚好是我在‘GIMU轮’上当水手满一年的时间!”

  6月24日晚,“GIMU轮”正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锚地上抛锚驻泊。记者通过远洋电话联系到船上的外派船员张军(化名)。因为这场新冠肺炎疫情,他从去年上船到现在,已经一年没有换班休假了。

  据了解,外派船员是中国船员队伍中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受国外船东或者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船东雇用、在其船舶上工作,以出售劳务技能获取工作报酬。国际疫情之下的他们,似乎与陆地处于脱钩状态,处境十分艰难。

  张军所在的“GIMU轮”是荷兰WAGENBOPG公司的一艘10000吨级小散货轮,这艘船只跑欧美航线。船上虽然只有10名海员,但好在全是中远海运对外劳务合作有限公司(简称“中远海运对外劳务公司”)派遣的中国人,生活沟通都十分融洽。

  按照荷兰WAGENBOPG公司7个月一休假的制度,张军算好了时间,2019年6月上船,2020年1月刚好可以回国与爸妈过春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

  1月23日,武汉海陆空客运全部按下“暂停键”;1月26日,恩施宣布封闭管理。而张军正是湖北恩施人,得知消息的他不得不退掉回国的机票。张军是家中独子,这是他毕业后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也是生平第一次没有在家过年。

  春节期间,“GIMU轮”已行至意大利,由于意大利当时宣布了对中国游客的旅游管控,从除夕到十五,张军和同事们一直漂在意大利沿岸,在船上过节。更让张军失望的是,那段时间网络通讯几乎处于中断状态。

  “意大利虽是发达国家,但通讯网络方面相对滞后。”张军说:“顶多能搜到2G网,大家都想和家里人连个微信视频,可完全做不到,只能断断续续打个不长的电话。”春节直到现在,张军也没能和家人连上视频。

  春节前几天,大家的情绪都不高,相互之间的言语也少了。张军介绍说,后来中远海运对外劳务公司打来电话对他们表示慰问和鼓励,大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靠岸易 落地难

  虽然欧洲的疫情严重,但海运一直没有停止过。从1月份起,欧洲各国开始限制海员下船,靠岸容易落地难。无法换班的他们,就像飘在水面的枯叶,货运到哪儿就飘到哪儿。

  4月,“GIMU轮”终于回到了瑞典斯德哥尔摩。一天,张军同事孙浩(化名)的腰伤复发,汗水淌满了整个后背,就连基本的站立都十分困难。伤情严峻,必须要马上下船治疗。

  据张军介绍,孙浩的伤是在一年前一场大风暴中落下的。张军感叹道:“做海员的没有谁不受伤的,外人羡慕我们的工资高,但那都是我们与大海搏命换来的。”

  迫于伤势,船长第一时间将孙浩的情况上报中远海运对外劳务公司与荷兰WAGENBOPG公司。经过多方面沟通,瑞典方面终于同意接收孙浩上岸治疗。

  第二天一早,瑞典方面的救护车就已在港口等候。孙浩穿上防护服,两名同样穿着防护服的医生上船将其慢慢搀扶下去,送上了救护车。

  经过几天的治疗,孙浩顺利出院。根据防疫需要,回到船上的孙浩接受14天的单独隔离。隔离期间,同事们每天轮流为其送餐,收拾处理生活垃圾。同时,为了缓解隔离期焦躁情绪,同事们每天和他隔门聊天唠家常,传递国内疫情防控情况。

  船上的每一个人都时刻关注着国内疫情的发展,不光是思乡心切,更多的是对亲人的担心。也就是那个4月,我国挺过了疫情防控的最艰难时期,形势大幅好转。得知消息的孙浩喜出望外,他后来跟同事感慨道,只有离开祖国久了,才能真的发现自己有多么想念祖国。

  采访时,孙浩接过张军的电话告诉记者:“他们跟我开玩笑说,羡慕我是这几个月来唯一下了船的人。我说,你们可别像我这样被扶着下船!”

  50多岁的船长老秦(化名)是江苏人,做船长已经十几年了,有着丰富的海上经验,各种大风大浪都见过,遇事沉着冷静、处事不惊。张军说:“船长是我们的主心骨,有他在我们安心!”

  自疫情发生以来,每到达一个港口,老秦都第一时间通知前方停靠港口,并向荷兰WAGENBOPG公司和中远海运对外劳务公司报告,从而使前方停靠港口能提前采取防控措施。然后,老秦会根据当地港口主管部门和卫生检疫部门将船开到指定的停靠位置并令所有船员填写《健康申报卡》,同时呈交给当地交通行政主管部门。

  由于孙浩有过上岸治病的经历,鉴于疫情防控需要,在他回到船上后,老秦立刻组织对全船进行彻底的病毒消杀,并且禁止向船外排放污物。由于长时间靠在疫区,老秦定下了“每周一大杀,每日一小杀”的卫生管理制度。每天早晚各安排一次统一测温,船员在船上也必须戴口罩,确保掌握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保证将疫情阻挡在船外。

  欧洲疫情形势依然严峻,他们没有下船采购生活物资的机会。“家里有粮,心里不慌”,老秦及时向船东公司反映情况,要求协调解决船上生活、防疫物资供应问题,同时改善伙食。好在船上人不多,荷兰WAGENBOPG公司安排供应商每个月向他们供应一次物资,解决了海员们的“后勤之忧”!

  由于长时间封闭在船上,船员的心理健康问题是船长最为担心的。为让船上生活不过于枯燥,老秦经常组织一些文娱活动来稳定大家的情绪,50多岁的他也亲自参与其中。张军介绍说,要是没有船长稳定大局,他们的心理早就崩溃了,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现在国内疫情已经稳定,大家唯一的心愿就是早日回国。”张军对记者说。中远海运对外劳务公司也及时向他们传达了国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相关政策,但对于他们何时能够回国还没有具体安排。对此,他们也表示理解,将继续坚持等待。

  据国家民航局6月10日新闻发布会消息,未来将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恢复与欧洲有关国家的国际客运航班。我们期待张军及其所有滞留海外的外派船员兄弟能够早日搭上航班,平安回国。

关键字:
外派船员 
共有
人表态






高兴 难过 愤怒 搞笑 无聊 无语
 
我要评论:
网名:
邮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航运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评论
共有
人参与
 

新闻排行榜

更多

航运工具

更多
关注航运在线微博:  
回到顶部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