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时勇救41人 爱琴海沉船救援中的中国力量
2020-9-14 13:56:35 来自:央视新闻   已有 人参与 发表评论

  希腊东南部哈尔基岛附近爱琴海海域,一艘难民船即将沉没,灾难面前不分种族和国籍,一艘中国货船挺身而出,救出41位遇险者。当被询问来自哪里时,中国船员回答:We are from China We are Chinese,我们是中国人!

  通过船只在俄罗斯Kavkz港(卡夫卡兹港)锚地停留时的国际漫游信号,《面对面》记者对主要参与救援的船员进行了连线采访。

  当地时间8月25日,华洋海事中心有限公司OCEAN ANG号散货船正在执行埃及亚历山大港到俄罗斯Kavkz港(卡夫卡兹港)装货的航次。17时左右,OCEAN ANG号收到奥林匹亚无线电台呼叫,请求其到指定位置协助核查是否有船只遇险。

  OCEAN ANG号向指定位置靠近,视线里已经在下沉的船只和海面上漂着的落水者告诉OCEAN ANG号船长张辉,这次情况有多紧急。

  这是张辉33年航海经历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紧急情况,他把船只遇险的消息反馈给无线电台,希腊海岸警卫队随即请求OCEAN ANG号协调周围船只进行救助。

  张辉启动了应急部署,由正在驾驶台值班的大副徐锦文担任现场指挥,向全船发出广播:按照应变部署紧急集合,有人员落水,这不是演习!

  李克飞,OCEAN ANG号散货船三副。听到广播后,他拿起救生衣就往集合地点跑,边跑边穿救生衣。

  在OCEAN ANG号散货船上,每个月都会按照规定流程进行人员落水、救生艇弃船、消防等多项演习。李克飞主管消防和救生,但从演习落到实战,这是第一次。

  海面上,漂着密密麻麻的人,他们恐惧、害怕,被海浪越推越远,李克飞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看得我腿都发软了。”害怕的情绪不会影响救援的展开,快速完成对救生设备的入水前检查工作,李克飞带领三管轮和一名水手、一名机工驾驶救生艇向落水人员靠近。

  当天,包括OCEAN ANG号散货船在内,一共有五艘货船参与救援。根据安排,其他参与救援的船只主要在远处救援,中国货船则在沉船附近实施搜救。海面上,有人在拍打着浪花,李克飞指挥水手向他们靠近。

  李克飞:六个人,四个大人两个小孩儿,只有两个救生圈,四个大人头都已经浸到水里面了,没有办法呼吸,一会儿朝天仰一下,手护着那两个孩子,一直往上推着。如果我们再晚到两分钟,我估计那些大人很可能就那个了,因为他们当时已经没有力气了,他们用很大的力气托着孩子往上挣扎,本身两个救生圈的浮力又不是很大。

  由于担心螺旋桨伤及遇险人员,救生艇不能贸然靠得太近,只能在一个安全的距离内,将救生圈抛给落水者。

  但这种方式并不可行,救生圈抛下去,落水人员根本够不住。无奈之下,李克飞他们将救生艇的方向调转,向落水人员再靠近些。李克飞身体倾斜,拽住落水人员救生圈,尝试将落水者拉上救生艇。

  被救上来的落水人员告诉李克飞,在前方不远处还有落水人员,李克飞指挥水手加足马力,驾驶救生艇将这批落水人员救出。

  在李克飞他们和其他救援船只的努力下,海面上肉眼可见的落水人员已经被救起远处,遇险船只在一点点下沉,露出水面的高度只有不到两米。李克飞指挥水手驾驶救生艇向缓缓下沉的事故船只驶去,在船舱顶部,还有二十多人在等待救援。

  由于救生艇承载能力有限,李克飞决定让女性和儿童先上艇。母船上,现场指挥徐锦文一直密切关注着救生艇的救援情况,当李克飞的救生艇装满了人,准备返回母船时,徐锦文带领的救助艇刚好赶到,剩余13人分成两批被救助艇救出。

  获救人员纷纷询问船员是哪里人,当得知船员们来自中国时,他们竖起大拇指。随后,41名落水人员被成功转移到OCEAN ANG号散货船上。船舱内,船员们将自己的餐食让给了获救人员,船长张辉立即安排船员为获救人员检测体温,发放口罩,为受伤人员进行基本的伤口处理。晚上10点多,41名获救人员被转移到希腊海岸警卫队的船只上,持续五个多小时的救援圆满结束。

  据统计,此次救援行动,希腊海岸警卫队和五艘货船共救起96名落水人员,其中OCEAN ANG号成功救起41人,营救落水人员数量最多。8月26日,希腊海岸警卫队表示,这起沉船救援行动涉及人数较多,大多数人没有救生设备,而且夜间救援难度大,是爱琴海海域最大规模和最为成功的救援行动之一。

  8月25日晚上,将获救人员成功转移后,OCEAN ANG号恢复了正常航行。救援只是插曲,航船重新回到疫情开始以来的封闭隔离状态。新冠疫情暴发后,各国政府对出入境和飞机航班进行限制,船员无法正常换班,很多中国船员超期服务,坚守在工作岗位,保障着世界各地基础物资的海上运输。

  今年是李克飞做海员的第7年,也是最艰难的一年。今年1月上船时,他的儿子刚刚满月,现在已经10个月大了,但是他却无法陪在儿子身边。

  李克飞:不能陪伴他,也不能教他,属于父子之间的交流互动比如连简单的拉拉他小手这种动作都不可能有的。年初上来我们没有下过地,平常在船上干着自己的工作,在大洋中没有信号,一般到港口以后才会有信号,那时候手机会开通国际漫游跟家里联系。但一般的情况都是两三个月没有网络,所以心里面可能都会有一点孤独,有一点疲惫,再加上疫情可能还有点担心。

  36岁的徐锦文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15年的航海经历几乎占据了他之前人生中的二分之一时间。这一次,因为疫情无法正常换班,徐锦文没能在大儿子上小学的第一天,亲自去送他。“爸爸,你做的究竟是什么工作?”之前,每当儿子问起,徐锦文都在“海员”和“跑船的”这两者之间犹豫不决。爱琴海救援结束后,儿子跟他说,爸爸我为你骄傲。

  许锦文:从国内开出来到现在没有上过岸。我们船员有个说法,要经常沾沾土气。因为据说人是土捏的,在水上生活时间长了,要沾沾土气身上才会有活力,不然在水上时间长了人会很累。

  现在,OCEAN ANG号散货船已经完成了俄罗斯港口的装货,正行驶在新的航程,二十多天后,他们将抵达孟加拉吉大港。

关键字:
爱琴海 沉船救援 
共有
人表态






高兴 难过 愤怒 搞笑 无聊 无语
 
我要评论:
网名:
邮箱: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航运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网友评论
共有
人参与
 

新闻排行榜

更多

航运工具

更多
关注航运在线微博:  
回到顶部图片